Deep End.jpg  

浴室春情 Deep End (Jerzy Skolimowski, West Germany/UK, 1970)

華伊達、波蘭斯基、贊努西和奇士勞斯基等享譽國際的大師導演,都是不折不扣的波蘭之光,偏偏我有眼不識泰山,曾經完全忽略了另一位同樣出自波蘭的大師史柯利 莫夫斯基。終於,我得以在今年亡羊補牢,一口氣拜見了史柯利莫夫斯基分別在70、80年代和2010年推出三部象徵不同創作時期的作品,而無巧不成雙地, 它們不但已分別被今年台北金馬影展和高雄電影節選映,史柯利莫夫斯基本人更應邀將親自造訪高雄電影節,在他的個人專題放映中與觀眾交流,這絕不只是我的 「史柯利莫夫斯基年」,也可說是所有台灣影迷的「史柯利莫夫斯基年」!

或許真是冥冥中的註定,我首度造訪巴黎的第一天,正好是一部史柯利莫夫斯基舊作數位修復版的上映日。「浴室春情」已永遠成為我在巴黎看的第一部電影,也是我生平中第一部史柯利莫夫斯基作品,除了令原對本片毫無概念的我驚艷不已外,也讓我對史柯利莫夫斯基這個名號開始著迷。在這個史柯利莫夫斯基構思多年的原創故事中,從鄉下輟學到大城市闖蕩謀生的小伙子麥克 (約翰莫德布朗飾),得到一份公共浴室的工作,他深受同事、年輕貌美卻足足大她十歲的蘇珊 (珍艾雪飾) 吸引,但始終猜不透她的心,在旺盛荷爾蒙的不斷驅使下,他展開一次又一次的大膽行徑,只為贏得蘇珊的芳心。

史柯利莫夫斯基在「浴室春情」中以十分引人入勝的說故事功力,令人緊跟著主角麥克的一舉一動、感受他的喜怒哀樂,少年初嚐愛情時的懵懂可笑,正是每個人都心 有戚戚焉的人生過程。麥克跟蹤蘇珊進入成人電影院、企圖製造在夜店中的巧遇,甚至不知天高地厚地在紅燈區偷竊神似蘇珊的裸女看板,這些突兀的行為,卻奇怪 地顯得十分合理,而當麥克在地鐵上拿著裸女看板和蘇珊對質時,在令人為他感到尷尬而發噱之餘,也充滿同情的可悲。

光是片頭的公共浴室、游泳池、顧客對員工除了基本服務外的「需求」,「性」便開宗明義地成為「浴室春情」的「主角」之一。麥克被飢渴難耐的中年女顧客毛手毛腳的滑稽畫面,突顯在 社會風氣轉變下,女性開始不再壓抑隨著年齡增長而反被動為主動的性本能。蘇珊的性開放也是時代下的表徵之一,她周旋在未婚夫和情夫之間,並不斷挑逗深深為 她著迷的麥克,都證明並滿足了令她自傲的性權力,明知有玩火自焚之虞,卻越來越沈溺在這種主導情勢的快感中。

從不間斷的動作和畫面設計, 是史柯利莫夫斯基的招牌風格,「浴室春情」不只故事香豔刺激,一幕幕強烈的顏色對比和運鏡的緊湊安排,尤其是麥克在夜店外熱狗攤的360度旋轉場面,讓全 片始終處於充滿張力的狀態。當時正紅的英國名歌手凱特史蒂文斯和才剛崛起的西德樂團「Can」風靡一時的迷幻搖滾曲風,在片中被史柯利莫夫斯基精準用來襯 托年少輕狂的狂妄不羈,不但具有十足的時代象徵性,也作了一個音樂與故事及影像結合的最佳典範。

飾演麥克的約翰莫德布朗,和飾演蘇珊的珍 艾雪,在「浴室春情」中的演出自然到像是未經琢磨的新人,其實當時他們早在影視界小有成就,除了歸功於史柯利莫夫斯基使用即興演出的絕佳效果外,兩位光靠 本片就足以名留影史的優異表現當然也不容忽視。「浴室春情」原來當年在台上映時還有個文不對題且爆雷的別名,幸好沒被沿用下來,即使突如其來的意外轉折可 能會令人感到十分錯愕, 其後餘韻不絕的曖昧與淒美,在不知不覺中就足以竄近觀眾內心的最深處,並造就了本片歷久彌新、甚至在現今看來更莫名迷人的經典地位。

本文同步刊載於放映週報

    全站熱搜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