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 Hopkins and Julianne Moore in Hannibal (2001)

因《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1991)相隔將近30年的重映而在銀幕上重溫,所以緊接又重看了一次《人魔》(Hannibal,2001)。雖然本片與漢尼拔系列小說的前兩集風格大相逕庭,相較下可能也沒那麼緊湊精彩,卻別有一番箇中趣味。

在《沉默的羔羊》結束十年後(原著為七年後),克莉絲已是經驗豐富的FBI探員,卻不免仍在任務中面臨掙扎挫折,因漢尼拔最早也是唯一生還的富豪受害者維傑,想利用她誘出蟄伏多年的漢尼拔以進行復仇,但也令克莉絲與漢尼拔得以再續前緣。在佛羅倫斯隱姓埋名的漢尼拔,也被動了鉅額賞金貪念的當地警探盯上,令他原本無人知曉的行蹤露出馬腳。在「化險為夷」後,他重返美國,為了一勞永逸地除掉維傑,也為了與克莉絲再見一面。

因為與前兩集聚焦謀殺、牢籠裡的漢尼拔在有限空間中的張力大異其趣,揭曉漢尼拔藏身於佛羅倫斯的前提就顯得較為緩慢沉悶,但也多了一份延伸到歐洲的優雅風情,當然也更襯托漢尼拔一絲不苟的口條和儀態。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的攝人氣場依舊,但少了《沉》中特有的詭異魅力;滿貫影后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接任克莉絲資格不容置疑,但可能這個故事的重心不如《沉》在此角身上,她能夠發揮的空間,自然不如茱蒂福斯特(Jodie Foster)獲得原著角色吃重份量的先天優勢;就連瑞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的導演功力也可惜沒能讓本片更加引人入勝。

以下有雷請慎讀

 

兩大王牌編劇大衛馬密(David Mamet)和史蒂芬柴利安(Steven Zaillian)獲邀接手改編本集劇本,他們把原著中過多支線簡化,並把漢尼拔與克莉絲成為情侶雙宿雙飛的結局,改成克莉絲不願向漢尼拔屈服並試圖用手銬擒拿他,而讓漢尼拔為愛犧牲砍斷自己的手掌,這個結局雖然感覺比較合理,卻也較為保守無趣,諷刺的是,傳言《沉默的羔羊》導演強納森戴米(Jonathan Demme)和福斯特正是因為認為原著結局荒誕無稽,才不願再為了續集團圓,也讓原本發誓三人缺一不可的霍普金斯食言。

至於原著沒出現在電影版中的支線,其實是個相當重要對比情節,就是漢尼拔在二次世界大戰淪為孤兒的年少時期,目睹相依為命的姊姊米夏慘遭流浪暴民屠殺分食(後來才在前傳《人魔崛起》中(Hannibal Rising,2006)被拍出),對比年輕時被維傑亂倫性侵、後來公開成為女同志的妹妹瑪歌,為了繼承萬貫家產而謀殺維傑並取得精子讓女友懷孕,更是為了一洩隱忍已久的心頭大恨。但這個錯綜複雜的情節被刪除,除了會讓篇幅過長,當時仍是好萊塢禁忌的亂倫(可能至今仍是)和同志也脫不了關係。

    全站熱搜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