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i de Mon Amie.jpg

 

我女朋友的男朋友 L'Ami de Mon Amie (My Girlfriend's Boyfriend a.k.a. Boyfriends & Girlfriends) (Eric Rohmer, France, 1987)

 

「我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My friends' friends are my friends.")

 

在對歐洲電影還是懵懵懂懂的我,誤打誤撞地在2002年的台北電影節時,看了我的第一部侯麥作品「人約巴黎」,隨即託台灣片商引進之福,「四季」系列的每一部影片上映當週,我都迫不及待地去戲院觀賞,最後還集滿四張票根、換來一份極具收藏價值的海報組,而「人」正是在「四季」間隙穿插推出的兩部作品之一,事隔五年後,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綠光」也奇蹟似地重新在台被發行,反倒是他最後兩部長片,曾被金馬影展選映的「花都無間」和正式上映過的「愛情誓言」,都因我對「女仕與公爵」的失望而被我無理地跳過。

 

因為我上一部觀賞的侯麥作品正是「喜劇與諺語」系列中的第五部「綠光」,所以剛好接著看這個第六部實在是個驚喜的巧合。若我沒記錯,「我女朋友的男朋友」也曾在台被發行過,但也因年久而失傳了,直到今年初侯麥在89歲的高齡逝世後,台灣影迷才得以透過紀念放映,重溫或一睹這位新浪潮大師的早期風采,令人在觀賞這些傑作的同時,也深感一份不勝唏噓的緬懷。

 

雖然我對事隔多年的「人」、「女」或「四季」的故事印象所剩無幾,但侯麥的作品向來不是以令人過目難忘的情節著稱,而是在觀看時獲得的感染力,以及在觀眾心中所造成的不知不覺的影響,有些人可能會不敢領教他叨絮不已的風格,但若是喜歡他一向誠實論述愛情的人,永遠不會對他此類的作品感到厭倦,此次影展選映的「喜劇與諺語」系列,更是其中的最佳代表。

 

白雪和莉雅的身分和年齡雖不盡對等,她們都對彼此感到一見如故而成為莫逆之交,身為都會新貴卻仍單身的白雪,因認識感情豐沛的莉雅而再度渴望愛情的滋潤,她仰慕莉雅男友法比安的好友亞歷山大,儘管莉雅不斷透露亞歷山大有多麼玩世不恭,但白雪同時也發現法比安和她一拍即合的默契而對其萌生好感,加上年輕氣盛而心猿意馬的莉雅兒戲般地撮合他倆,不必姜太公的欽指出馬,這個鴛鴦譜隨即便自亂了陣腳。

 

這個故事再度展現了侯麥熟稔怎麼與觀眾對話的技巧,在觀眾察覺故事進展的同時,侯麥就會由劇中的角色來證實觀眾的臆測,甚至還會讓觀眾感到有點意外。兩位女性角色的堅定友情,讓她們在面臨自己的感情時陷入兩難的局面,原本都自以為能夠很世故地看待愛情的她們,其實在愚了周遭的人時,也愚了自己,終於在命中註定的真相大白後,她們才發現彼此的矜持是多麼微不足道卻又意義深遠,愛情在這個「喜劇與諺語」的完結篇中也順理成章地找到了一條光明大道。

 

侯麥的睿智不但透過他的故事和人物傳遞,更從他精心安排畫面的巧思中一覽無遺,例如本片中的人物心理轉變,尤為清楚地表現在他們的服裝上。當白雪和莉雅初次認識時,她們各穿著藍色與綠色的服裝,而片尾時她們卻正好互換了服裝的顏色,不但明喻了立場的互換,也暗示了在彼此生命中的無形滲透與影響,這種緣份不可預知的驚喜感,也是侯麥始終不變的信仰。

    全站熱搜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