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of Tolerance.jpg  

巴黎妓院回憶錄 L'Apollonide (Souvenirs de la maison close)  (House of Tolerance aka House of Pleasures) (Bertrand Bonello, France, 2011)

對台灣觀眾而言,貝通波內洛可說是一位相當陌生的導演,雖然他早在1998年就推出第一部長片「Something Organic」,而後的「色情大師」和「我是男我是女」卻都只在台北電影節驚鴻一瞥過,「論戰爭」甚至從未登陸台灣。

波內洛的作品一向遊走在邊緣的題材和尺度,很可能是令片商卻步的主因,直到在距他的處男作問世將近14年後,才終於有片商「大膽」首度引進他的新作「巴黎妓院回憶錄」,在現今不可同日而語的資訊爆炸時代下,觀眾對於情色和裸露的接受程度自然寬廣不少,雖然尚未拜見過「色情大師」,但在看過劇照後才赫然發現,和十年前的波內洛相較,本片反而還顯得含蓄,而他作品中始終滿溢人文氣息的特質,則才是真正的「導演登台,十年不晚」。

波內洛的豐富意象手法,以及和他一起出道合作至今的攝影師裘賽戴夏伊斯精準捕捉明暗的高超技巧,是造就「巴黎妓院回憶錄」的關鍵。使用現代藍調搖滾歌曲作為古典畫面的襯底,反而營造出意外的契合感;前衛的分割畫面手法,表面上應令人有種一次將多個偷窺錄像畫面盡收眼底的快感,實際上卻因此手法造成視覺焦點徒勞地在畫面間快速切換而分散,而形成諷刺的反差;描述夢境的露骨話語,從起初的大膽挑逗意味,巧妙轉化為真實呈現的強力諷喻;突如其來的莫名驚悚畫面,鋪陳了妓院中危機四伏的懸疑處境;具有潛在危險性的動物,似乎象徵著駕馭者的為所欲為,其實隱喻了被擺佈者溫馴外表下的本能爆發。她們一步步走向看似無法超脫的遲暮,卻仍能在虛實交錯的情境中,延伸出自我掌控的能力和意想不到的際遇。

片中的主要六位女演員,或多或少都是近年來嶄露頭角的潛力新生代,例如「燦爛時光」的雅絲敏內特林卡和「家傳秘方」的阿芙夏艾赫吉,也有初登銀幕便挑大樑並毫無保留的新面孔艾莉絲巴諾爾。在她們勇於大膽裸露美麗胴體的同時,也都有十分成熟的深刻表現。但真正令我深感興趣且難得的,則是幾位知名法國導演的友情跨刀,除了飾演妓院夫人、早已備受肯定的女編導諾薇米魯佛夫斯基,還有演而優則導、飾演老主顧的老牌影人賈克諾勒,以及前年才以「人神之間」再創生涯高峰、扮演神祕顧客的札彼耶波瓦。除此之外,演員表上還有一位令我好奇的名號,就是名導菲利普卡黑的女兒艾絲黛卡黑,令本片不僅是劇情和畫面精采,卡司也暗藏驚喜。

接近尾聲時荒淫詭異的場面,確實有「大開眼戒」的氛圍,但比起與本片主題不甚相關的「大」,它更令我聯想到帕索里尼的代表遺作「索多瑪120天」,兩片都呈現了上流社會被財勢驕慣出的變態心理,本片當然不若「索」直逼觀眾容忍極限的程度,其中難以忍受的不安和悲哀,也達到了能令觀眾感同身受的效果。妓女遭到任意玩弄般傷害的情節,則令我聯想到克林伊斯威特的「殺無赦」,但本片中的女人們並沒有正義俠士得以求助,而是只能在忍辱中繼續求生。

「巴黎妓院回憶錄」聚焦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高級妓院光景,直接讓我聯想到的,就是大師侯孝賢精雕細琢的經典「海上花」,「海」雖然毫無如「巴」對於性愛方式的大量臨摹,兩者的年代卻令人玩味地頗為相近,並有著超越懸殊地域的深刻對應。「巴」從片頭就明顯地揭示了妓女即使身不由己,仍對自由、甚至愛情存有一絲希望,在「海」中的妓女們,未嘗不也用盡方法追求她們獲得幸福的機會;再者,兩片皆以掌控大局的老鴇、廣受歡迎的年輕貌美紅牌、殘缺而過氣的舊人和滿懷抱負的新人來相互對比,兩者也都以冷靜旁觀的角度,帶領觀眾去感受光鮮亮麗外表下,更覺漸被麻木侵蝕的殘酷,它們都像是對於揮別一個曾經輝煌歲月的時代見證,讓其中的人物烙下每個人都有其存在價值的印記。

本文同步刊載於放映週報

    全站熱搜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