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之森:茂树找到亡妻的坟墓,他决定就在这里休息了

《殯之森》(殯の森,2007)是河瀨直美在《萌之朱雀》(萌の朱雀,1997)於坎城影展獲獎事隔十年後、終於再度獲獎拿下評審團大獎的代表作,也是我在2007年金馬影展割捨本片後,再獲得以在大銀幕上首度朝聖本片的機會。

2007的坎城影展也是精銳盡出,金棕櫚獎《4月3週又2天》(4 luni, 3 saptamâni si 2 zile,2007)技驚四座,李滄東(이창동)的《密陽》(밀양,2007)、卡洛斯雷卡達斯(Carlos Reygadas)的《寂靜之光》(Stellet Licht,2007)、安德烈薩金賽夫(Андре́й Звя́гинцев)的《將愛放逐》(Изгнание,2007)、朱利安許納貝(Julian Schnabel)的《潛水鐘與蝴蝶》(Le scaphandre et le papillon,2007)、法提阿金(Fatih Akin)的《天堂邊緣》(Auf der anderen Seite,2007),到後來柯恩兄弟(The Coen Brothers)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險路勿近》(No Country for Old Men,2007),本片能獲青睞突圍而出,除了機運也有實力。

一名在意外中失去孩子的女人,在因而被丈夫拋棄後,到了老人安養院展開新生擔任看護。她開始與一名妻子早逝的失智老人變得親近,透過照顧情緒陰晴不定的他得到救贖,並在亦遭逢失去至親的他身上獲得慰藉。一趟看似尋常的郊遊之旅,竟遂變成在山林中迷途的漫漫長路, 但也因為幫助老人尋找妻子深藏山中之墓,女人也如洗滌心靈般得以正視內心、贖罪重生。

比起《萌之朱雀》,本片的劇情更加簡單明瞭,所要傳達的意涵也更純粹深邃。女人對於在深夜郊外失溫的老人,採取給予身體直接的溫暖,一面令人覺得不妥,一面又為她釋放無從給予的母愛而感動。神木出現的片段,令我想到《熱帶幻夢》(สัตว์ประหลาด,2004)中那顆發光的樹,都有十分療癒的魔力,就算如同主角遭遇生命中無法承受之重,也能獲得舉重若輕、歸於寧靜的片刻力量。

    全站熱搜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