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he punto è la notte 22 – Messaggi dall'aldilà – Query Online

在《第六感生死戀》(Ghost,1990)之前,我從沒真的對一部片如此著迷,著迷到總共到電影院看了十次,生平第一張CD就是本片電影原聲帶,第一首學會的英文歌就是 “Unchained Melody”,還有第一張電影海報,以及在還沒買LD播放機前就買了第一張LD影碟,臨摹描繪海報上男女主角的激情姿態和標準字體。本片正式敞開我至今熱愛電影的人生,對我的意義獨一無二、無可取代。在將近30年後,我終於寫了本片的第一篇正式心得(之前寫過一篇《時空攔截》(Jacob’s Ladder,1990)和本片的對比)。

令人耳目一新的愛情通俗劇加上靈異題材,絕對是本片在票房和口碑雙雙大獲全勝的原因。一名男人山姆與交往多年恩愛如昔的女友莫莉,在某天晚上看完舞台劇後遇到搶匪,並在衝突之中慘遭槍殺。靈魂出竅後,困惑的山姆無法放下莫莉而留在人間,進而發現這場搶劫其實是場預謀,背後主使更令他錯愕不已。因緣際會下,他和原本招搖撞騙卻弄假成真的靈媒奧德美搭上線,並透過她這個媒介,向莫莉傳達自己仍在周圍,並要莫莉報警將兇手繩之以法。但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讓莫莉相信他們。

如同《鐵達尼號》(Titanic,1997)站在船頭飛翔的浪漫片段,本片以“Unchained Melody” 為背景的手拉坏愛情戲也是同等地位的影史經典,並把這首經典歌曲再度捧到大紅大紫。影片後半段,當山姆附身到奧德美身上、能夠再度觸摸到莫莉並與她共舞時,這首歌也再度出現並更加感人,最後一段戲的弦樂版更是烘托本片浪漫高潮的成功關鍵,肯定是電影選用歌曲的最佳範本之一。派屈克史威茲(Patrick Swayze,1952-2009)和黛咪摩兒(Demi Moore)在拍攝時這場戲時,黛咪做好的瓶子垮掉其實是個意外,但他們還是順其自然地拍下去。黛咪為了讓手拉坏夠自然,還和導演傑瑞祖克(Jerry Zucker)一起下苦功學陶藝。

傑瑞祖克是搞笑編製導搭檔祖克兄弟與亞伯拉罕(Zucker, Abrahams, Zucker)其中一員,三人以熱門喜劇《空前絕後滿天飛》(Airplane!,1980)打響第一炮,其後還有《笑彈龍虎榜》系列(The Naked Gun series,1988-1993)等片。《第六感生死戀》是他首度脫隊獨立執導的電影,卻比他們的搞笑電影都要成功,片中許多搞笑部分可能就是祖克的點子,因為編劇布魯斯喬爾魯賓(Bruce Joel Rubin)的其他劇本都較為嚴肅沉重,例如與本片同年的《時空攔截》和《情深到來生》(My Life,1993),因而他以本片獲得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或許會遭到質疑,但光憑精彩的故事發想,仍是實至名歸。有趣的是,祖克的哥哥大衛祖克在隔年的《笑彈龍虎榜》第二集《站在子彈上的男人》(The Naked Gun 2 1⁄2: The Smell of Fear,1991)中,就把手拉坏的戲碼拿來搞笑一番。

魯賓從1984年就開始向各大片商推銷本片的劇本,他的原始劇本比電影成品黑暗很多,在終於被派拉蒙相中後,他屬意米洛許佛曼(Miloš Forman,1932-2018)和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1928-1999)兩位大導執導,沒想到製片卻找來從沒獨立執導過並專拍搞笑片的祖克,但他在和祖克見面後排除疑慮,兩人一起修改劇本,碰撞出冥冥注定的火花。片中有個隱藏式笑點,當山姆提到他和莫莉要去看莎翁名劇《馬克白》時,提到莫莉可能暗中偏好穿緊身褲的男人,這很可能是調侃派屈克史威茲在代表作《熱舞十七》(Dirty Dancing,1987)裡時常穿的就是緊身褲。《馬克白》裡的台詞 "I lead a charmed life." (我吉人天相)也被引用到莫莉和山姆在床上交談時,莫莉企圖安撫山姆的擔憂、對他說他吉人天相(You lead a charmed life.),暗示山姆和馬克白一樣難逃一死的發展。本片的發想來源也是莎翁名劇《哈姆雷特》,魯賓在看到哈姆雷特死去的父王要他為自己報仇血恨時,靈光一閃想出本片的故事。

本片的選角過程也頗為有趣,派屈克史威茲是魯賓心目中的第一人選,祖克起初卻嗤之以鼻,但在凱文科斯納(Kevin Costner,他在與本片入圍的同屆奧斯卡以《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1990)獲得最佳影片和導演成為最大贏家)、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等一票大牌明星(還包括黛咪摩兒當時的新婚丈夫布魯斯威利(Bruce Willis))拒絕後,祖克才讓史威茲試鏡,沒想到令他刮目相看,立刻決定錄用他。黛咪摩兒因為當時已小有名氣而雀屏中選(也有試鏡的妮可基嫚因為尚無知名度而落選),但她自作主張卻引領時尚的「男生頭」髮型,也是本片廣受歡迎的另一貢獻,而她被選上的一大原因,是她能夠隨時用不同眼睛落淚,讀過本片劇本後,她其實認為本片是一個很大的賭注、覺得融合悲劇和喜劇很容易失敗,但還是決定放手一搏,結果把自己拱上當時好萊塢片酬最高的女星。

琥碧戈德柏(Whoopi Goldberg)以本片成為史上第一位連獲奧斯卡、金球獎和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最佳女配角的演員,她其實是史威茲推薦的人選,史威茲還說若沒有戈德柏他就退出。片中奧德美和山姆一起到銀行領錢時,山姆提到銀行經理是個社交白癡,在聖誕聚會上醉到就算和蒂娜透納(Tina Turner)說過話都不會記得,其實透納也曾是飾演奧德美的人選(還有歐普拉(Oprah Winfrey)),若是由她飾演就會更有笑點,這句對白的設計也可能是因為這點。以電視上的好人形象聞名的東尼高德溫(Tony Goldwyn),說服祖克和魯賓他的角色必須也要有好人的外表,並以精彩試鏡令他們放棄啟用知名演員(高德溫的角色卡爾布倫納以魯賓討厭的小學老師命名,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最佳案例)。魯賓的母親客串飾演在華爾街募款、看到支票昏倒的修女、祖克的母親和姊姊分別客串銀行人員和山姆的同事,則是亦為人津津樂道的有趣卡司。

本片的幕後團隊相當堅強,包括與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法蘭西斯福特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合作無間的音效暨剪輯師華特莫區(Walter Murch)、《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ia,1962)三獲奧斯卡配樂大師莫里斯賈爾(Maurice Jarre,1924-2009)、以《魔鬼終結者2》(Terminator 2: Judgement Day,1991)獲奧斯卡提名的攝影師亞當葛林柏格(Adam Greenberg)、以《熱淚心聲》(The Miracle Worker,1962)入圍奧斯卡的服裝設計師露絲摩爾利(Ruth Morley,1925-1991)。比較有趣的是,美術設計師珍馬斯基(Jane Musky)是東尼高德溫的妻子。

片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道德寓言可能過於簡單,但也是因為這種單純,令觀眾更容易進入。天堂和地獄的觀念自然會令人聯想到宗教,但本片其實是根據1970年代學者訪問有瀕死經驗的人,發現有通往天堂的白光、通往地獄的黑影,以及送別自己至親歸西的陳述。《第六感生死戀》是另一部在天時地利人合下搭配得恰到好處、以標準寓教於樂的價值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成功典範,加上獲獎的女配角和原著劇本及剪輯和原創配樂共入圍五項,也提供一份令人嚮往來世的淒美。

91319024_2542360482705379_1083343236275109888_n
《第六感生死戀》在美國於1990年7月13日的暑期強檔上映,在台灣則隔了多達五個月後,才在12月15日上檔。記得是在上映首週末,因為姊姊推薦,父親帶我到獅子林影城的銀獅戲院看,坐在當時還有開放的樓上兩側的左側包廂。後來每當父親要去看我不能看或不想看的片時,我都選擇再看本片,其中兩到三次是在當時還在的寶宮戲院。某次在西門町新世界戲院(今H&M)等看片時在看櫥窗中《第六感生死戀》的海報和劇照,聽到旁邊一對夫妻的太太說原來是普遍級(應該是光看海報讓他們以為是限制級),早知道就帶小孩一起來看。隔年上二輪時,我又連續好幾天前往跟老家僅一橋之隔的永和大戲院(現早已關閉)看了五次,甚至驗票阿姨都認出我、問我是不是昨天才去過,首輪加二輪共看了十次。LD也是後來在當時常去的永和某家唱片行買的。

如今相隔將近30年後,本片以30週年的名義和數位版本在台灣首度重映,「適逢」新冠肺炎在全球爆發、大片紛紛延檔,由獨立片商發行的本片因而「得利」、被排上更多廳數,甚至包括1990當年也有上映的西門國賓大戲院大廳,令我得以一償當年沒在該戲院觀看的遺憾,昔日的銀獅戲院、今台北新光影城的2廳也有放映,也是一個因緣際會。重映的字幕似乎延用原本的翻譯(除了用心新增的“Unchained Melody”歌詞),所以連以前的誤譯也沒修改,不過反而別有一番懷舊感,除了翻成「我心亦然」的 "Ditto"(這句是魯賓取自高中時對女友說的話,並且他曾說寫到莫莉在最後說出這句時,連自己都哭了),山姆的最後一句對白「愛的真諦就是至死不渝」(The love inside, you take it with you.)也是翻得深刻難忘。

原本海報上的標語是 "Believe",重映版的海報上則是 "Believe again",令像我這樣的老影迷(可能和許多本片影迷比起來並不老)備感窩心。

    全站熱搜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