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Her Brother.jpg 

 

春之櫻~吟子和她的弟弟 Otôto (About Her Brother / Younger Brother) (山田洋次 Yamada Yôji, Japan, 2010)

 

雖然山田洋次的上一部作品「母親」並不如我預期中好看,當我赫然發現這部在年初柏林影展獲選為閉幕片時,我就很想看的電影出現在已上映片單中,感到自己真是太不長眼,幸好還在院線上放映,我對山田大導的期待,莫過於來自2000年代的「武士三部曲」,這三部作品讓他打響國際名聲(再也不是那個只拍「男人真命苦」系列的導演),「黃昏清兵衛」甚至還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也讓過氣的真田廣之和宮澤理惠東山再起,宮澤更以本片從花瓶晉升為演技派,可見山田導演的魔法非同小可。

 

這次他再與日本影壇國寶女星吉永小百合繼續合作,同樣是一齣通俗劇,卻比「母」來得清新幽默,且有力得多。吟子是一個單親媽媽,丈夫早逝使她必須獨立供養女兒春子和婆婆,身為一家藥局的老闆,她並不富有,但樂天知足,直到小春婚嫁的這一天,令她牽腸掛肚的流浪弟弟終於再度現身,卻也帶來他們預料中的大麻煩,如此扶不起的至親,其實也有他可憐與可敬的一面,直到某天弟弟口中的同居女友上門,終於令吟子再也無法承受所有因弟弟毫無擔當的後果。

 

至少看過「武士三部曲」和「母親」的我,感覺得到山田受到小津和市川崑等日本倫理劇大師的影響,尤其是他始終對有時代背景故事的獨鍾,而本片即是重拍市川大師1960年的原版「弟弟」,向2008年初甫過世的大師至上最高敬意。這個新版故事中,有很多對現代社會仍是笑貧不笑娼的無奈諷喻,春子原本的高材醫生丈夫和夫家皆有極為勢利的偽善面孔,而愛八卦的鎮民大叔,也代表令人哭笑不得的虛偽民情,雖然角色設定稍嫌刻板,仍不致使本片顯得批判過當,同樣有著日本大男人強大自尊心的弟弟再度登門拜訪,自然也因東窗事發而感到惱怒難堪,。

 

吉永小百合,正如其名般地,永遠散發著一股清新芳香的氣質,可惜在「母親」中因草率結尾而功敗垂成的她,在本片中總算揚眉吐氣,細膩詮釋身為一位姊姊和母親的無奈和期盼,喜劇演員笑福亭鶴瓶也恰如其分地扮演總是成事不足的弟弟,近尾聲的一幕戲尤其動人,蒼井優及加瀨亮兩位嶄露頭角的新生代也表現稱職(加瀨還已進軍國際,將出現在葛斯范桑的新作中),飾演婆婆的加藤治子戲份雖少,卻幕幕都有畫龍點睛的幽默平衡功效(最後一幕也被賦予總結主題的關鍵對白)

 

除了表現人情冷暖的人生常態外,山田和編劇搭檔平松惠美子在樸實的故事中,光是以裝置一扇門技巧的比喻,就印證了生活中俯拾即是的哲理,也精準刻劃了每位角色在面對不同處境時的心境,以及再度表現生死倫常的永恆課題,雖然山田可能不如晚輩是枝裕和那麼直入人心,他溫暖敦厚的招牌風格,仍有著在不知不覺中攻上觀眾心頭的強烈感染力,一步步揭開人物性格促因的作法也毫不矯情,反而加強了傳達理解並接納他人、尤其是最易產生摩擦的至親的主旨,雖然我尚未看過今年獲選代表日本角逐奧斯卡的「告白」,但不難想見「春之櫻」只是輸在題材不夠犀利、手法不夠風格化,我敢說本片其實才更貼近影藝學院的會員評審口味,甚至有望繼「送行者」後,為日本再下一城,只能說日本電影製作者聯盟太不識相了。

 

    全站熱搜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