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影展/南韓電影再揚威!洪尚秀奪最佳導演伊朗3度獲金熊獎- Yahoo ...

《無邪》(There Is No Evil,2020)是因批判伊朗政府的作品而遭不公判刑的穆罕默德拉素羅夫(Mohammad Rasoulof)拿下柏林影展金熊獎的第七部劇情長片,由四段角色毫無關聯卻一脈相承的故事組成。


 

以下故事有雷,會看但尚未看過的人請斟酌閱讀。


 

第一段故事「無邪」( There is No Evil)敘述一名男人和他的妻女,在一天之中下班回家、接從事教職的妻子下班、去銀行領薪水、接女兒下課、去大賣場採買、到母親家探望照顧她、去餐廳吃披薩,在清晨睡醒後又開始他一天的行程,原來他是行刑場的執行人員;第二段故事「她說:『你一定辦得到』」(She Said: “You Can Do It.”)敘述一名在行刑隊的役男,面對首次行刑感到恐慌,在和女友通話、與同寢室的同僚討論並發生衝突後,他堅持不當行刑者,並展開逃兵的危險行動。

第三段故事「生日」(Birthday)敘述一名放假的役男去女友幫過生日,得知女友家庭的一名好友剛剛去世,他在幫忙告別儀式的過程中看見該名好友的照片,才發現自己正是身為政治犯的該名好友的行刑者;第四段故事「吻我」(Kiss Me)敘述一名年輕女子前往拜訪自己的母親和母親男友,但母親其實和她沒有血緣關係,母親男友則是她的生父,因為自己身懷重症不久於世才想和她相認,年輕女子終於得知從小以為的父親,是被託付扶養的舅舅,母親早在自己小時候就去世,父親則因年輕從軍時拒絕行刑而逃兵,為了保護她而不得不與她分離(飾演女兒一角的正是代拉素羅夫參加柏林影展並領取金熊獎的女兒巴蘭(Baran Rasoulof))。

這四段故事都是對於伊朗政府對於政治犯也處以死刑,以及役男被迫行刑的強烈批評,這些和所有人一樣過日子、奉命行事而非主動殺人的行刑者,並不能被稱為邪惡之人,但他們選不選擇「替國行道」,則是本片令人深思的主題,片名和第一段故事名稱「無邪」,既指涉這些人聽命行事的清白,也有反諷和國家同流合汙之意。前兩段故事相當引人入勝,尤其是第二段更有如同商業片的緊湊情節和配樂,承襲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賈法潘納希(Jafar Panahi)及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等伊朗名導作品中的社會和人性觀察,也開創出全新的格局;後兩段故事雖稍嫌冗長拖沓,卻也富有巧思且發人深省。

    全站熱搜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