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e Davidson and Stephen Rea in The Crying Game (1992)

《亂世浮生》(The Crying Game,1992)是愛爾蘭導演尼爾喬丹(Neil Jordan)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和導演等六項大獎並獲原著劇本的代表作(雖然往後的作品也有入圍奧斯卡,但他至今沒再入圍過個人獎項),也是他拿手的懸疑奇情類型,也堪稱他以《我們不是天使》(We’re No Angels,1989)進軍美國失利後一雪前恥的作品。

本片以北愛爾蘭的園遊會開場,休假的英國黑人士兵裘帝搭上一名剛認識的女人茱德,未料茱德其實是要引誘綁架他的愛爾蘭共和軍成員,用他來當作要求釋放被捕成員的人質。在裘帝被囚禁期間,他和另一名成員佛格斯意外成為好友,但仍面臨因期限已過要處決他的關頭,裘帝知道自己可能難逃一死,要佛格斯在自己死後前往倫敦尋找女友笛兒,他也真的在正要被處決時臨陣脫逃、卻諷刺地被突襲的英軍裝甲車撞死。

在同僚看似全被殲滅後,佛格斯逃到倫敦,化身為蘇格蘭人吉米隱姓埋名,他守信前往尋找笛兒,卻被笛兒的美貌吸引,雖對裘帝懷有愧疚,他仍禁不起誘惑和笛兒發生性關係,也進而發現令他大吃一驚的秘密。同時,也逃過一劫的茱德和共和軍隊伍領導麥奎爾也來到倫敦,並查獲佛格斯的下落,在他們的脅迫下,佛格斯不得不重操舊業、接下共和軍的暗殺任務,也想出一個「妙計」,以保護自己已動了真情的笛兒。

喬丹在1980年代中期即完成被擱置的本片劇本,起初的片名叫《士兵的妻子》(The Soldier’s Wife),在作品票房評價慘敗後更是難覓資金,本片終於得以進入製作後,他靈光一閃把角色設定作出更動(還沒看過且不想先被爆雷的人請別繼續讀下去),把笛兒變成跨性別女人,多了一層用跨越性傾向隱喻忠於自己國家/原本性傾向的迷思,也令這個本就奇情的故事更添意想不到的發展,以及更加真實的愛情。

佛格斯所說的「青蛙與蠍子」故事,在對裘帝說和片尾對笛兒說時,具有截然不同的含意。佛格斯想用這個故事,說服裘帝自己像蠍子一樣具有殺生的本能,就算玉石俱焚都在所不惜,但裘帝仍看出他的良善本性;最後他對笛兒說這個故事,自己則倒過來變成青蛙,就算面臨失去性命的危險,也不惜為愛犧牲奉獻。

引用經典歌曲 "The Crying Game" (哭泣遊戲)的新片名也是靈光一閃,甚至找來喬治男孩(Boy George)和寵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為本片翻唱。喬丹的老搭檔史蒂芬瑞(Stephen Rae)和被喬丹發掘初次演戲的傑戴維森(Jaye Davidson)雙雙入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及男配角,當年氣勢超旺的米蘭達李察森(Miranda Richardson)雖沒以本片入圍奧斯卡,卻在英國電影獎的最佳女配角入圍中佔下兩席(並以入圍奧斯卡的《烈火情人》(Damage,1992)得獎)。

最後絕對不能不提到,本片1993年在台灣上映時,我在上映首日或至少首週末去日新大戲院看觀眾頗多的晚場,笛兒脫下浴袍、對佛格斯(和觀眾)揭曉男兒身真相的第三點,遭片商爭取輔導級作噴霧處理,令大家看到最後可能還是一頭霧水,雖是台灣上映電影史上的一大悲哀,也是一段令人永難忘懷的趣事。

    全站熱搜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