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csnap-2010-12-08-10h46m37s90.png

 

愛到盡 Oi Do Tzum (End of Love) (鍾德勝 Simon Chung, Hong Kong/China, 2009)

 

相較於「只愛陌生人」中頻頻出現的生命曙光,鍾德勝導演的第二部長片「愛到盡」就顯得灰暗許多。影片開始於一個終於找到情感發洩對象的青年阿明,竟隨即被因而震驚不已的母親撞見他「大逆不道」的行為,這或許是他過於衝動而行事不慎造成的後果,也可能是他潛意識中刻意想讓自己的至親了解真正自我的極端方式,不論如何,高度戲劇化的安排讓這部作品再度有著一份不安於保守的企圖。

 

阿明終於有了一個男友,但生命中也多了一個永遠無法擺脫的陰霾,在這種人性處於最為脆弱的時刻,他還是無法抵擋內心壓力的驅使、讓自己在藥物和濫交中沈淪,而一樣家有老父的男友,害怕關係再度因為家庭因素無疾而終的恐懼,毅然決然願意與阿明另築愛巢同居,但一心想建立穩定關係的他,卻看不到阿明心中承受的折磨,直到他只能採取極端手段停止阿明的不聽勸說。

 

進入基督教重生會、接受感化的阿明,自然還是相當排斥,但真正改變他的契機,卻是曾與他一樣必須藉由「糟蹋自己」的刺激來獲得解脫的室友阿強。感召極度叛逆的阿明的,並非宗教,而是一個能真正了解他、並與他一樣被賜予身不由己的家庭期望的人,而他除了被阿強的寬容和真誠吸引外,阿強發自內心的自新精神,讓他看見自己的生命並非無可救藥。

 

透過「愛到盡」中的三位主要角色,鍾導演延續短片作品「心灰」中呈現香港、甚至是全亞洲人民面臨家庭社會所灌輸的狹隘道德觀的掙扎,阿明、阿明男友和阿強的生命中都各自有著相當大的家庭情感包袱,這使他們在追求新生命時,多了一層比現實衝突更難突破的無形障礙。雖然阿明和阿強都必須進入感化院懺悔,他們原先放縱自己的行徑也相當不可取,對他們而言,這卻不也是一種「自我懲罰」的懺悔形式?片中過度戲劇化的轉折乍看下可能顯得突兀,卻也不啻是一種現實人生的投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治鎊 的頭像
喬治鎊

George Column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