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部1997年的法國片叫《做愛後動物感傷》(Post coïtum animal triste),片名取自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說過的話。這個片名很適合形容2016年黃鼎鈞導演的《索多瑪的貓》(Sodom’s Cat),雖然片名只會令人聯想到《索多瑪120天》,而且他可能沒看過《做愛後動物感傷》。

一名男孩參加一場雜交約會,從頭到尾都無法興奮。他可能是在試探自己的極限,也可能只是藉此填補自己。這非常貼切人類需要性的動機:好奇心和空虛感。但做愛後為何會感傷?後來衍生出一套生理學理論,但拋開冠冕堂皇的理智思考,或許正如亞里斯多德的個人感受,其實,每個人要的都不只是性。

男孩在離開時,和其中一名性伴侶道別。看來似乎多過於性的交談互動,和臨別前的擁抱(卻沒有交換連絡方式的意思),無非只是避免尷尬的虛晃一招。後半段呈現每個角色在雜交後的生活樣貌,他們的背景訊息也一一揭曉,即使沒有太多交代,還是完全能令人對他們或多或少的感傷感同身受。

男孩在果汁路邊攤抽菸時,那句沒有字幕的法語獨白,是藝術片不可或缺的假掰,也像是不謀而合地與《做愛後動物感傷》遙相呼應。比起帕索里尼的驚世駭俗,本片更有法國片裡的那種吉光片羽。男孩最後在屋頂的天台進行一場像是告別的儀式,能否讓他真正告別做愛(愛)後的感傷,是每個人都在捫心自問的無解之題。

然後以台灣片來說,這部尺度真的算滿大。

然然後片尾曲〈鮮紅〉還滿好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治鎊 的頭像
喬治鎊

George Column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