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film 2017」的圖片搜尋結果

好萊塢最愛取材的小說家史蒂芬金的《牠》(It),終於在出版將近31年後登上大銀幕,1990年時曾推出超過三小時的兩集迷你影集《靈異魔咒》,除了導演湯米李華勒斯(Tommy Lee Wallace)身兼編劇,在史蒂芬金改編電影中依然名列前茅的《魔女嘉麗》(Carrie, 1976)的編劇勞倫斯D.柯亨(Lawrence D. Cohen)也是編劇之一,成果雖然還是很1980年代的陽春電視製作,但將原本分為兩個時代的故事改編成穿插敘事,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配樂和鮮明的角色塑造,還是造就出一部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作品。

如今在延宕多年後,《牠》在《無間警探》、《無境之獸》名導卡瑞丈二福永(Cary Joji Fukunaga)主導劇本和前製下成形,雖然因與華納理念不合而退出,依然留下扎實的基礎,接手的《母侵》阿根廷導演安迪穆許耶提(Andy Muschietti)也憑藉對恐怖類型的熱愛,透過優秀的節奏掌握,讓文字中的恐懼感具體影像化,當然也拜時下不可同日而語的電影技術所賜,彌補迷你影集版中不足的視覺效果。

對印地安傳說和外星人十分著迷的史蒂芬金,在這部著作中也不例外地引以作為關鍵情節,雖然可以理解改編簡化故事的必要性,尤其這本小說更是長達一千多頁,但在影集就已缺席、電影中仍不見蹤跡的這些情節,不免令人大感遺憾。

 

 

以下有原著劇透,請斟酌閱讀。

 

 

在魯蛇幫發現牠其實已在德利存在好幾世紀後,他們蓋了一個像是帳篷的簡易印第安煙霧洞,瑞奇和麥可透過印第安傳統儀式發現牠是在數百萬年前以隕石撞擊方式來到地球,每27年會從德利的下水道中甦醒,花費12到16個月的時間吃掉小孩維生。另外小說也透過牠的觀點敘述牠其實來自我們的宇宙和其他宇宙之間的虛無次元「宏宙」,其後比爾發現能夠進入宏宙的古老「楚德儀式」,並在宏宙裡見到創造宇宙的古老烏龜馬陶林(電影中用一個烏龜雕像和比爾弟弟喬治留下的樂高烏龜作為象徵),馬陶林告訴比爾只能用意志力打敗牠,比爾用楚德儀式進入牠的意識中,發現牠的原型是一大堆橘色光芒的綜合體,稱為「死亡之光」,在馬陶林的幫助下,比爾打敗牠並讓牠回到沉睡中。

除了這幾段超展開的關鍵情節,校園惡霸亨利和他的同黨被牠化身的飛天吸血水蛭、科學怪人攻擊致死、斷頭和毀容致死,亨利則在精神錯亂下被沖出下水道,被當作連環謀殺案兇手而遭到逮捕。影集中保留亨利因精神錯亂而成為代罪羔羊的情節,但電影則改為亨利掉入深井、看似身亡。

電影也在福永原本的擔憂原著背景過時更改下,將原本的1957到1958年改為1988到1989年,所以電影中多了街頭頑童合唱團的歌等知名歌曲的1980年代末的「新懷舊感」,但原本瑞奇看到的狼人、史丹看到的兩個溺斃男孩、麥可看到的噬肉鳥都被改成比較無聊的小丑、畫中女,其中一名受害學生看到《黑湖妖潭》(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 1954)中的半魚人則被刪除,麥可因父母在大火中喪生的設定更改而算是增加角色厚度,被保留的是比爾看見喬治的鬼魂、艾迪的痲瘋病人,以及班驚鴻一瞥的木乃伊;貝佛莉用班以銀幣做成的銀色子彈和比爾的彈弓射傷牠的高超瞄準技術,這些都可能為了因應更新的時代而被移除;另外牠被送回沉睡中後,魯蛇幫在下水道裡失散,在貝佛莉與魯蛇幫中的所有男生性交後,他們才找回團結,上一段和這段很可能因怕引起爭議而被移除的情節其實都相當重要,兩性的抗衡、成長時對同儕的不可或缺,以及對性的欲求不滿,同性之間互相需要又充滿較勁的曖昧感也十分令人玩味,雖有拍出同儕之間的緊密認同感,可惜小說中更微妙的情感描敘沒有被呈現在影像化的版本裡。

回到電影本身,穆許耶提交出的成品是一部可圈可點的恐怖娛樂佳作,但他沒有拍出福永想透過牠與外界互動而延伸出的濃厚懸疑感,還是以他的慣用伎倆,用突然冒出來的可怕小丑潘尼懷斯和牠的其他化身,以及驚悚配樂和詭譎聲音的堆疊來嚇人,淪為老套實在可惜,但至少喬治在影集中避重就輕的斷臂鏡頭、完全刪除的亨利被唆使謀殺父親的情節,都終於在電影版中被影像化,不因成長題材而避免血腥鏡頭的膽識仍值得嘉獎(但喬治還是從斷臂後死在排水溝裡被改為被牠拖入下水道後消失無蹤),魯蛇幫成員之間關係的精心鋪陳也有為影片加分。特映觀眾的一片叫好雖顯過譽,《牠》無疑是恐怖片中的上乘娛樂佳作,在整個八月一片低迷的美國電影市場中,絕對會是讓票房復甦的一劑強心針,但希望穆許耶提在即將著手的下半部中,能更重視懸疑感的營造,以及拍出在影集中被刪除的重要角色發展和故事情節。

創作者介紹

George Column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李毽子
  • 原來是小說改編,看預告片感覺很可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