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莉亞 Victoria (Sebastian Schipper, Germany, 2015)

演而優則導的塞巴斯提安舒波(Sebastian Schipper)並不為人熟知,他在《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1996)和《蘿拉快跑》(Run Lola Run,1998)兩部國際名作中皆僅演出小角色,較具代表性的主演電影則是近年的《3人擠不擠》(3,2010),然而他也從1999年起開始推出編導作品,到2009的10年間共推出過三部長片,卻在國際上鮮為人知,直到在今年柏林影展和德國電影獎上大放異彩的《維多莉亞》(Victoria)。

《維多莉亞》是一部藝高膽大的傑作,140分鐘全部一鏡到底拍攝,除了導演的精心構思,片尾幕後人員第一個名字,前所未見地放上絕對是最大功臣的挪威攝影師史圖爾拉布蘭特葛羅夫倫(Sturla Brandth Grøvlen),神乎其技的運鏡功力,獲得柏林影展傑出藝術貢獻獎實至名歸。片頭攝影機將觀眾帶進夜店,閃爍刺眼的燈光逐漸和緩,熱舞的維多莉亞(蕾雅柯絲塔 飾)出現在人群中,孤單一人地她略顯突兀,就在她四處碰壁後準備離開時,向她搭訕的四個男人,卻在短短不到三小時內改變她的一生。

最引人入勝的部分,並非在於早已廣為宣傳的驚人技術,而是難以預料的懸疑感。當維多莉亞決定和四個陌生男人在凌晨一起續攤,甚至自知在商店內偷酒,並對其中一人索恩(費德烈克勞 飾)產生好感時,或許對許多人而言不盡合理,但這也帶出她心中開始蠢蠢欲動的不安分;被帶到秘密聚會地點的屋頂時,維多莉亞興奮地放聲大叫,似乎喊出她孑然一身處於異鄉的鬱悶。

維多莉亞在索恩的陪同下前往工作地點咖啡廳開店,整部片終於開始在無所事事中,開始有了一個浪漫的發展,維多莉亞藉故請索恩留下,兩人的情愫在對話中滋長,意外展現高超琴藝的維多莉亞,令觀眾像索恩一樣為之驚喜,隨著維多莉亞談到在音樂學院懷才不遇、和同學們反目成仇的悲傷往事,這個角色突然擺脫原本似乎只是個愛玩女孩的形象,而變成一個有血有肉的真實人物,也讓她想擺脫孤獨、擁有一番成就的極度渴望更能令人感同身受,她所彈奏的曲目是19世紀匈牙利音樂家李斯特(Franz Liszt,1811-1886)「梅菲斯托華爾滋」(Mephisto Waltzes),這個與惡魔共舞的隱喻,則為緊接而來的轉折埋下伏筆。

在這個關鍵轉折點中,本片從浪漫深情轉為凝重不安,四個男人的其中一人,因曾在獄中受到幫助,而必須替人做事以還人情債,但就算死黨相挺依然人手不足的他,在情急之下請求才剛結識的維多莉亞加入,她在一口答應後,似乎也讓自己陷入危險中,但她不顧一切的決定,已非常能令人理解,起初圍繞的懸疑感瞬間竄升,到被黑幫老大指派搶劫銀行的真相大白,整部片就此急轉直下,變成一部犯罪電影。

拍攝時僅有故事大綱,其中對白皆為演員即興發揮,令全片充斥自然的真實感,但即使已排練過,在拍攝時面對角色面對情境轉折時的驟變,才是立見演員實力真章的時刻,西班牙電視演員蕾雅柯絲塔初挑銀幕大樑即令人驚艷不已,從孤獨、懷疑、開心、動情、沮喪、大膽、恐懼、悲痛到冷靜,在短短兩小時多內完整表現出維多莉亞的情感起伏;德國資深演員費德烈克勞則將索恩輕浮間帶著坦率的魅力,表現得精準到位,後半段進入高潮的重點戲時,更展現極為真實的精湛演技。

長達140分鐘的片長毫不拖沓,緊湊程度和強烈情感張力,都足以媲美去年問世的另一部傑作《進擊的鼓手》(Whiplash,2014),本片散發出濃厚的新銳電影感,骨子裡卻含有呼應經典電影的精神。對人生感到失望的維多莉亞,遇到被捲進犯罪行動的困境時,卻奮不顧身地執意加入,正如《我倆沒有明天》(Bonnie and Clyde,1967)中年輕卻深感生活乏味的邦妮(費唐娜薇 飾),兩人都不覺得人生會再有任何轉機,所以在遇到愛上的對象、一群夥伴和能夠共同成就的事情時便縱身投入,只求一霎那的絢爛火花,完整體驗感受到自己生命時的美好。本片最終仍給了維多莉亞一個令人玩味的出路,雖成為一個更加孤寂而惆悵的異鄉人,卻諷刺地在他鄉的街道上,走出在故鄉感受不到的踏實感。

本文同步刊載於放映週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eorge Column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