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在農莊 Tom à la ferme (Tom at the Farm) (Xavier Dolan, Canada/France, 2013)

 
湯姆(札維耶多藍 飾)前往甫逝男友吉雍姆的鄉間農莊家中參加喪禮,吉雍姆的母親阿佳(萊絲洛伊 飾)對他投以母愛,吉雍姆的哥哥法蘭西(皮耶伊夫卡迪納爾 飾)卻暴力相向又對他做出許多曖昧的舉動,湯姆的留下,是置自身於險境?還是受到莫名的吸引? 
 
《湯姆在農莊》(Tom at the Farm)改編自同名舞台劇作,原著劇作家米歇爾馬克布夏(Michel Marc Bouchard)之前的劇作也曾被翻拍為知名的同志經典《男情難了》(Lilies,1996),此次多藍和布夏共同改編,作品內容並沒如前作涉及太多宗教,但仍有一幕以基督教儀式進行的告別作,用以凸顯宗教和魁北克社會密不可分的關係,但不論是《湯》或《男》,都強烈地呈現了同性戀受到壓迫的現象。本片是多藍第一次改編他人作品,令人聯想到亦身為同志的法國名導歐容(François Ozon)改編自德國已故名導法斯賓達(Rainer Werner Fassbinder,1945-1982)劇作的《乾柴烈火》(Water Drop on Burning Stone,2000)都是兩人首部非原創作品,也都精彩展現在單一空間中聚焦於四個主要人物之間關係的張力。 
 
多藍或甚至原劇很明顯地有以本片向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1899-1980)的經典名作《驚魂記》(Psycho,1960)致敬之意,湯姆到吉雍姆的家中,只有阿佳和法蘭西兩人相依為命,兩個角色不時表現出的暴力傾向和詭譎,以及法蘭西離不開阿佳的設定,如同《驚》中的旅店老闆和他母親的前身;請來知名法國奧斯卡得主配樂家蓋布列亞黑德(Gabriel Yared)譜寫的主題管弦樂,也像仿效《驚》中配樂大師伯納德赫曼(Bernard Herrmann,1911-1975)的經典配樂。 
 
一開始就是同志身分的湯姆,在吉雍姆家中反而得再度躲回櫃裡,陪著吉雍姆的家人大演符合傳統保守農莊的異性戀形象,呼應了法蘭西似乎因恐懼躲在櫃中,進而想透過傷害湯姆除去令他害怕的真實自我;多藍也大玩性與暴力連結的主題,從法蘭西初次見到湯姆時的脅迫、湯姆在廁所被法蘭西困住逼問並指示、酒醉後的法蘭西掐住在法蘭西身上看見已故男友的湯姆、法蘭西幫湯姆清洗手上的牛血和包紮,以及法蘭西與湯姆跳探戈,呈現出雖然令人驚悚不安,卻又帶著極度窒息般的黑色性感。湯姆從最初不以為然的叛逆、繼續配合演出的詭異心理、同情並著迷於法蘭西的執意留下,到意外得知真相時的覺醒,最終他選擇拋開行李(過去),只帶著鏟子(防衛真正的自己)逃離一切。多藍亦玩起轉換畫面比例,在湯姆似乎被追殺時的畫面從 1.85:1 變成2.35:1。這個轉換,讓影片感覺多了現今多用 2.35:1 比例商業片的消費驚悚感,也可能只是因為多藍還沒用過這種比例;兩段湯姆回想起法蘭西身影的橋段,相當高明地讓觀眾跟著心神不寧。 
 
觀眾在本片中大多被置於全知者的立場,知道湯姆和他已故男友的同志身分、他已故男友的家庭狀況,尤其是法蘭西在農倉內與湯姆跳探戈時講到渴望自己母親的死亡時,鏡頭帶到突然出現在門口的母親,讓觀眾得知湯姆和法蘭西都不知道其實母親都已聽到的情況,卻又有兩件事自始至終都全然不讓觀眾得知,一個是湯姆男友生前的模樣和死亡原因,一個是法蘭西真正的性向為何,反而更吊觀眾胃口或令觀眾玩味不已。法蘭西最後身著美國國旗外套,和片尾魯法斯溫萊特(Rufus Wainwright)的歌曲「Going to a Town」中提到對美國的厭惡,似乎更近一層地暗示著反對美國凡事皆以暴力抑制的意識。
 
本文同步刊載於放映週報
創作者介紹

George Column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