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Curious (Yellow)  

好奇的是我 Jag är nyfiken - en film i gult (I Am Curious (Yellow)) (Vilgot Sjoman, Sweden, 1967)

2012台北電影節

7/12(四) 18:00 台北新光影城二廳

女演員和導演在電梯裡擱擱纏,片名打在膠卷上,經過目睹的老太太卻神奇地看到片名般地說:「我對你的電影一點都不好奇!」但他們還是不以為意地依然故我,女演員甚至說剛剛那個人是我媽媽。維果史約曼(Vilgot Sjoman, 1924–2006)的情色經典《好奇的是我》(I Am Curious (Yellow)),除了有如上無厘頭式的幽默、劇中劇的巧妙形式,還富含1960年代深刻的社會反骨精神。

在維果的電影中,蓮娜(蓮娜尼曼飾)扮演一個進行社會研究的女學生,在一個轉變中的年代裡,從貧富差距、物價上漲到兵役等議題都是她訪問的主題,然而在紀錄片般的前30分鐘過後,鏡頭一轉,移到蓮娜的私生活,蓮娜與父親(彼德林德格倫飾)相依為命,父親的貴友波葉(波葉阿斯戴特飾)看上她年輕貌美的外表,兩人一拍即合,也無可避免地淪為另一齣有關欺騙和佔有欲的肥皂劇,只不過它完全不老套。

即使現今看來,《好奇的是我》裸露的大膽等級還是相當挑戰觀眾,可見它昔日引起廣泛爭議的前衛程度,但其中的裸露不但不彆扭,反而莫名地給人一種十分舒服的解放感,完全令人感受當時性解放的氛圍。蓮娜和波葉的第一次性接觸其實很不順利、甚至好笑,他們放任因一觸即發而光著的下半身,賣力地在蓮娜房間的地板上鋪好床墊,胸罩也無法彈指即解,但這一切卻相當地令人心有戚戚焉、完全認同這才是最「真實」的性場面。

可能因利益關係和權宜之計,而讓女兒送上波葉懷中的蓮娜父親,雖然心態可議,卻也不啻是個思想異常開放的酷老爸;即使下鄉療傷,蓮娜還不忘安排一整天的作息行程:早上冥想、生吃根莖類植物的午餐、下午研究性姿勢等等,但波葉的不請自來馬上就讓一切破功。在與都市感覺截然不同的郊外草地上,兩人立刻情不自禁地交纏,觀眾也隨之被捲入蓮娜愛恨交織的心理狀態之中。

雖然情感風暴高潮迭起,鏡頭仍不時帶到戲外,包括維果指導演戲、他和疑似女友的工作人員互動親暱,甚至連男女主角的全裸戲碼都有大費周章的準備;而戲中其實也有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虛實穿插,或可視為不同版本的情節發展,加上男女主角沿用現實中的本名,都令觀眾在觀賞時更饒富趣味。即使從一開始,觀眾就知道這只是一齣戲,它還是成就了讓觀眾信以為真的目的,在真實與幻想層層交疊之外,片頭和片尾還不忘前後呼應宣傳:「《好奇的是我》有分黃色版和藍色版,都要看喔!」

本文同步刊載於放映週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治鎊 的頭像
喬治鎊

George Column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