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es Perros.jpg  

 

愛是一條狗 Amores Perros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Mexico, 2000)  

本片的原西班牙文片名取得很巧妙,既和片中情節有直接關聯,又可隱喻令人百感交集的愛,卻很難將它精準並簡潔有力地翻譯,「愛是一條狗」雖然忠於原文,卻只譯到字面上的含意,我所能想到的最貼切譯名則是「愛螫(ㄕˋ)人‧愛是狗」,字面上, amores perros可以拆成意為愛是狗(複數)的amor es perros,或意為好運的amores和壞運的perros,字面下則有愛是忠誠的、愛是折磨人的、愛能讓人失去,也能使人得到之意,就連英文翻譯也無法完全傳達其中的多重意義,故英美等英語系國家統一沿用原西文片名,使該有的意義都不致在翻譯中流失。  

因為同樣有互有關連的三段式故事和多人物的結構,本片也被視為墨西哥版的「黑色追緝令」,但其中關於機遇和救贖的元素,其實讓我覺得更接近奇士勞斯基的「三色」,只不過本片把三段故事濃縮在兩小時半的片長中。全片也以塔倫提諾慣用的章節式分段,第一段〈歐克塔比歐與蘇珊娜〉敘述一段貧民區充滿衝突的手足背叛;第二段〈丹尼耶爾與法蕾莉亞〉關於上流社會光鮮亮麗外表下不倫之戀的變質;第三段〈山羊與瑪露〉揭露社會黑暗內幕中歷史留下的個人傷痕。  

三段故事的交集點,就是開場即直接切入的一場關鍵車禍,而它們雖依序進行,每一段仍都穿插其他兩段人物的片段,設下許多後續發展的伏筆,並考驗觀眾的拼湊能力,但整體還是相當清晰易懂,這點其實在阿雷漢卓龔札雷茲伊尼亞利圖的下一部作品「靈魂的重量」中使用得更為大膽。三段故事的主角都有一到多隻愛犬,也都深刻隱喻了每一段人物的關係,歐克塔比歐的狗柯菲原本屬於他的哥哥拉米洛,但實質上都由他照顧,因緣際會下他發現柯菲出眾的鬥毆能力,為了和他暗戀已久並受到拉米洛虐待的嫂嫂蘇珊娜遠走高飛,他利用柯菲參加鬥狗賭博賽賺進大筆財富,但也讓他漸漸變得狂妄自負,甚至不惜相殘自己的親兄弟。  

法蕾莉亞是一個當紅名模,她不顧家中反對,從西班牙離鄉背井到墨西哥追求夢想,也和已婚的媒體大亨丹尼耶拉維持不倫關係,她的幸福終於在丹尼耶拉下定決心拋妻棄子、與她另築愛巢後臻至完美,沒想到一場突如而來的天外橫禍,不但讓她的外表受到重創,也嚴重影響到她如日中天的事業前途,而她的愛犬尼基也意外被困在地板下的夾縫中,一連串的不幸似乎在懲罰著她先前的自私自利,也逐漸導致無可挽回的局面。山羊表面上是一個拾荒的流浪漢,其實曾身為革命游擊隊一份子的他,必須屈居為貪污警察的槍手以苟且偷生,只得以與一群和他一樣被社會拋棄的流浪狗相依為命,但突然得知前妻逝世的消息,讓他渴望重新和女兒瑪露聯繫,彌補過去為了理想拋棄家庭的過錯,也終於結束自我放逐的日子而重新振作。  

和伊尼亞利圖合作後來與「靈魂的重量」、「火線交錯」合稱「死亡三部曲」的文學家編劇吉耶莫阿里亞加,創作中都傳達了深沈的人性掙扎和衝突,也以悲天憫人的觀點來看待他筆下的角色們,當然也很明顯地透露出濃厚的天主教精神,但阿里亞加沒有明目張膽的傳道,而是單純用因果循環的論點,來詮釋每個身負罪孽的人物,透過不同的際遇以獲得重生的機會。片中的狗雖然都遭逢不幸,卻都是他們的主人直接或間接造成的,這其實就像神要人與人之間產生衝突的比喻,人類受到挑釁,進而互相鬥爭,正如片中的柯菲難以回到和同類和平相處的原狀,但這些不幸也像是冥冥中的安排,有時候失去一切反而才是找回自我的最好方式。  

隨著伊尼亞利圖一同在國際影壇上嶄露頭角的,是攝影師羅德里戈普里耶托和阿根廷配樂家古斯塔沃桑塔佛拉亞,普里耶托以強調明暗反差襯托戲劇張力的手法十分出色,桑塔佛拉亞簡單卻深沈的旋律,也在在呼應了人物內心的糾結和感慨,本片在 2001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項目上敗給了李安的「臥虎藏龍」,他們兩人卻在2006年因李安的「斷背山」雙雙首度入圍個人獎項奧斯卡,桑塔佛拉亞還因而得獎,是個昔日對手相得益彰的有趣例子。來自東歐的女性製作設計師布莉姬特布洛契從艾馮索庫阿隆的首部長片「只和你的伴侶」發跡,其後也擔任吉耶莫戴托洛的首部長片「魔鬼銀爪」的藝術指導,並和伊尼亞利圖一路從本片合作到最新的「最後的美麗」,但她最有名的作品,卻並非墨西哥電影,而是巴茲魯曼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和「紅磨坊」,擔任場景佈置的她,以前者首度入圍並以後者拿下奧斯卡。  

本片和艾馮索庫阿隆的「你他媽的也是」、吉耶莫戴托洛的「羊男的迷宮」可並列為新世紀墨西哥的三大新經典,而在本片最後的演職員表中,也可有趣地看到戴托洛是本片的剪輯顧問、庫阿隆在特別感謝的名單中。在進入影壇前曾是DJ的伊尼亞利圖,當然也精選出一列出色而豐富的曲目(除了只有配樂的「靈魂的重量」以外,他的其他三部作品都發行了雙CD的原聲帶),其中 80年代西班牙名樂團Nacha Pop的 "Lucha de Gigantes" 被選為插曲,由克里斯提安費耶布雷翻唱的新版本被擺在片尾,作為本片動聽而有力的結束。

創作者介紹

George Column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