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jpg

 

Bal/Honey (Semih Kaplanoglu, Turkey/Germany, 2010)

 

終於讓森米卡潘諾古榮獲今年金熊獎殊榮的「蜜」,是「夢土耳其之約瑟夫三部曲」的完結篇,這次的約瑟夫是個學齡兒童,和在前兩部曲展現詩賦才華的約瑟夫們不同的是,兒童約瑟夫竟有閱讀障礙,但和他爸爸的輕聲交談卻能對答如流,顯示他並非天生遲緩,而是莫名的恐懼感令他反應不及,在片頭他信心滿滿地想向老師證明他的練習成果,卻因老師臨時換課文,反而成為班上的笑柄。

 

和事件接連發生的「乳」很不同,「蜜」注重情感和氛圍的營造,觀眾可能會被驚心動魄的開場戲誤導,卻有著接續「乳」而進入「蜜」的意義,很自然地,對約瑟夫這個年紀的小男孩而言,他的學習對象就是家中唯一與他同性別的父親,而父親亦師亦友式的對待,讓一心扮演家長的母親更顯得難以親近,例如一杯牛奶的取捨,就貫穿全片傳達了情緒與關係的互動轉變。

 

夢境也是本片用以代替純粹敘事的重點元素,約瑟夫在片頭時就告訴了父親他作的夢,而隨著他的心理轉折,觀眾也能透過他的觀點,看到與現實連結的夢中景象,母親的一場夢同樣也被納入本片的觀點之一,她熱切地向約瑟夫敘述著她的美夢,但與母親已有隔閡的約瑟夫完全無法融入,卡潘諾古繼「乳」中的算命情節後,再度以夢對該民族的重要象徵意義,加上約瑟夫外婆家中的宗教習俗,及市集上的祈禱儀式,突顯土耳其人對天定勝人的篤信。

 

對父親有強烈依賴感及佔有欲的約瑟夫,尾隨父親到同學哈姆迪賣繩索的家,目睹父親送禮物給哈姆迪,讓他嘗到生平第一次的嫉妒滋味,沒有心思寫作業的他,在隔天老師檢查作業時,竟臨陣把自己空白的作業本,和鄰座哈姆迪寫好的作業本互換,哈姆迪一直對他展現的忠誠友誼,就因一個小舉動而一筆勾銷,但其後也是他初嚐的內疚感,促使他帶著父親做給他的小船、前去送給臥病在床的哈姆迪,他就在不知不覺中學會了贖罪。

 

卡潘諾夫再度採用全自然光的攝影方式,強調明暗反差的對比,加上完全在自然環境或簡樸屋內的取景,每個畫面都活脫脫像是出自中世紀的歐洲畫家之手,這點除了前文提到的塔爾與艾利賽,更讓我聯想到墨西哥新銳卡洛斯雷卡達斯,尤其是「寂靜之光」。父親失蹤後,他也學會察言觀色、試著討好母親,最終約瑟夫的人生學習,讓他獲得老師的獎勵與全班的鼓掌,但他卻仍必須學習面對惡夢成真的殘酷現實,他選擇暫時逃離這一課,步入和當下心境一樣漆黑的森林中,盼父親出現在他的夢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治鎊 的頭像
喬治鎊

George Column

喬治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elly Wu
  •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緩慢而且深沉到心底的感動了